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484章 白澤老祖
    狂血鬼帝冷哼道:“如此沒用,還好意思對我指手畫腳?滾一邊去!”

    刑煞難堪之極,只得老老實實的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這對父子性情極其古怪,交流方式也只有他們自己才明白了。

    狂血鬼帝目光繼續轉向沈浪,道:“小子,剛才讓你把東西拿出來看看,你耳朵聾了?”

    “前輩敬請一觀!”

    沈浪無奈之下,還是咬牙祭出了圣蟲塔。

    如果圣蟲塔能換他們三人一命,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狂血鬼帝兩眼緊盯著圣蟲塔,端詳了一陣后,冷哼道:“你沒有說謊,此寶不是鬼界之物,估計也不是古月和白澤的東西。行了,你小子只要保證不與我們遠古血鬼族為敵,現在便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沈浪一陣錯愕。

    他還以為狂血鬼帝想搶奪圣蟲塔,沒想到狂血鬼帝竟直接讓自己離開,簡直是怪事。

    歐陽長風和柳云夢兩人也是一陣面面廝覷,這九州帝族第一鬼帝,性格真是怪異。

    “這是當然!刑煞少主對晚輩有大恩,晚輩怎么可能會對遠古血鬼族為敵。”沈浪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狂血鬼帝冷笑道:“小子,不用扯這么多廢話了。倘若你不是古月的朋友,本帝一定會搶奪你這件的寶物!既然古月老鬼那般器重你,本帝也懶得欺凌你一個小輩。”

    這狂血鬼帝性情偏激,他曾是古月鬼帝最出色的一名徒兒,但并不得寵。古月曾賜給其他弟子許多寶物,但從未賜給狂血鬼帝一件寶物,且總排擠他。

    狂血鬼一直記著這件事,他內心雖然尊重古月,但也十分埋怨古月。

    今次偶然窺得沈浪祭出一件召喚上界真仙分魂的至寶,狂血鬼帝還以為此寶是古月賜給沈浪的。否則實在難以想象,區區一個合體期修士,竟能擁有如此逆天之物。

    狂血鬼帝心氣極高,自然不屑做出殺人奪寶此類的事,只是心中不服古月老鬼的決斷。

    結果發現,沈浪的寶物并非古月所賜,狂血鬼帝也懶得再糾結這件事了。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!”

    沈浪不知該作何回應,只好道了一聲謝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慢著,本帝還有一些話想說。小子,你今次的舉動,算是徹底惹上了墮天,那家伙勢必不會放過你。你若走投無路,可以來找我,本帝保你不死!但你必須將那件塔型天靈寶解除認主,交到我手中。”狂血鬼帝不冷不淡的說著。

    刑煞也接口道:“沈浪道友,我父皇是直爽性子,說一不二,這件事你可以好好考慮。與我遠古血鬼族結個善緣,對你百利而無一害。”

    “這我會考慮的。”沈浪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,這確實也算是給他留了一條后路。

    “對了,沈浪道友,別忘了你我之間還差個決斗!”刑煞朝著沈浪咧嘴一笑。“刑少主,待沈某渡過危機,一定找你把酒言歡,再行決斗之事。”沈浪朗聲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刑煞兩眼放光,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告辭!”

    沈浪抱了抱拳,隨即眼神示意身旁的歐陽長風。

    這次歐陽長風總算是捏碎了傳送符。

    “轟”的一聲,面前陡然形成了一道黑色的空間漩渦。

    沈浪,歐陽長風,柳云夢三人立即進入了空間漩渦之中,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待三人走后,狂血鬼帝看著刑煞,突然道:“蠢兒子,真決斗起來,你不是那個小子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“父皇,你怎知道結果?孩兒覺得至少有六成的勝算。”刑煞眉頭緊皺,略有些不服氣。

    “哼,你頂多只有兩成。且不說血靈仙體,這小子身上光天靈寶就有四五件,體質還十分特殊。最重要的是,此子雖只掌握了一些玄域皮毛,但那玄域就是白澤老祖的劍域”

    狂血鬼帝眼中露出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其實這次九州秘境關閉之前,狂血鬼帝也到場了,只是一直在遠處看戲而已。

    沈浪從秘境中出來之后的所有舉動,他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若非沈浪身上有白澤鬼帝的影子,否則狂血鬼帝也不會輕易放走這個小子。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古月老鬼才和這小子結交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不遠處傳來的一道聲響打斷了狂血鬼帝的思緒。

    只見遠處天邊陡然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。墮天鬼帝從裂縫中飛出,口中還發出癲狂的咆哮聲:“沈浪雜碎,出來受死!!!”

    然而,等他從空間裂縫中沖出來后,沈浪早就已經消失不見,數億里內沒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之前墮天鬼帝在沈浪身上留下了一縷神念,現在追溯這道神念,發現已經沈浪遠離了九州大陸中央,現在正處于九州大陸的西部邊陲。

    “鬼獄!”

    墮天鬼帝咬牙切齒,臉色變得極其難看。

    這小子行動竟然如此迅速,這么快就躲進了鬼獄中!

    “狂血,你剛才為何沒有攔住沈浪那個雜碎!”墮天鬼帝徹底陷入了癲狂,沖著不遠處的狂血鬼帝怒喝出聲。

    狂血鬼帝冷笑道:“哪里來的瘋狗在那亂吠?本帝要怎么做,與你何干!”

    墮天鬼帝暴怒,但在狂血面前又不敢發作,只得壓抑住怒火憤懣道:“狂血,我們好歹同門師兄弟一場,你剛才不幫我就算了,還故意落井下石,你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一個同門師兄弟,別笑掉老子大牙了!”

    狂血鬼帝哈哈大笑,冷目閃過一絲陰霾:“你明知那個叫沈浪的小子與白澤老祖有所關聯,還要以死相逼,取他的性命。豈不知能修煉劍域的修士,皆不是一般之輩。造成這個局面,完全是你目無尊師,咎由自取!你真tm以為古月是隨便把鬼王印賜給一個人的?活該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墮天鬼帝氣的臉色發青,龐大怒火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“狂血,算你狠!總有一天你會后悔今天說過的話!”

    哪怕再怎么憤怒,在狂血面前,墮天鬼帝依舊一個屁也不敢放,只得生著悶氣飛離。

    “沈浪小畜生,別以為你躲進了鬼獄就可以高枕無憂!我兒的性命,還有我墮天族如此多的大乘期修士的性命,本帝要你血債血償!”

    墮天鬼帝面色陰戾到了極點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