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2125章 你愿意幫我?
    七絕帝后的本體是上古靈種七絕菖蒲,自然也是木靈一類,正好滿足木靈水的煉制條件。

    這簡直是送上門來的好事!

    玉面童子大喜道:“諸位道友,小女身中詛咒,難以驅除。此女修本體是上古靈種,恰好對治療小女詛咒有奇效。玉某收走此女修的肉身,各位沒什么意見吧?”

    法照圣僧雙手合十道:“阿彌陀佛,玉面兄請便。”

    懾天邪君沒發表任何意見,冰冷道:“浪費本君時間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懾天邪君屈指一彈,身前空間直接裂開,形成一道巨大扭曲的黑色裂縫。

    懾天邪君一臉冷漠的走進了裂縫中,邪影緊隨其后,也進入了裂縫之中。

    臨走之前,邪影朝著沈浪,神秀和玉瑤三人抱了抱拳:“保重!”

    “保重!”

    沈浪三人同樣也朝著邪影抱拳道。

    進入裂縫中的懾天邪君和邪影兩人,身影消失,直接被傳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這我等還沒商議要如何應對南淵其他修士的責難,懾天兄怎么就走了?”法照圣僧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搖頭嗤笑道:“憑懾天兄的實力,南淵那群烏合之眾還威脅的到他?我們還是顧好自己再說。倘若真要出了什么問題,再通知懾天兄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法照圣僧頷首道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,法照圣僧和云痕子三人商量起了對策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將神魂嚴重受損的極樂大師一擊滅殺,隨后又將昏迷不醒的七絕帝后帶進了閣樓中,并在她體內下了一道禁制。

    沈浪閑著沒事,上前詢問起了玉瑤的狀況,傳音問道:“玉瑤妹妹,玉面前輩和白薇前輩能治好你的臉嗎?”

    玉瑤嬌軀一顫,下意識后退了一步,顯得羞怯難當,忸怩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個字。

    沈浪十分疑惑,道:“怎么了?難道玉面前輩和白薇前輩都束手無策嗎?”

    玉瑤咬著貝齒,傳音問道:“沈兄,你老實告訴玉瑤,如果我的臉真的無法恢復了,你還會像之前那樣溫柔相待嗎?”

    沈浪愣了一下,隨即正色道:“玉瑤妹妹,你的臉有沒有恢復對我來說并不重要,我只是擔心你會傷心難過。玉瑤妹妹你別難過,總會有辦法的。”

    玉瑤輕輕地搖了搖頭,忍住強烈的羞澀,傳音道:“沈沈兄,辦法確實有,只是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沈浪追問道。

    糾結了好一陣,玉瑤心中倍感羞恥,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,怯生生的問道:“沈兄,如果玉瑤的臉有的治,但必須要你幫忙,你愿意幫我嗎?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廢話嗎?當然愿意啊。”沈浪急忙道。

    玉瑤輕“嗯”了一聲,不再言語,心中七上八下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陣后,玉面童子,法照圣僧和云痕子三人似乎已經達成了約定。答應,如果他們之中的某人遭到了南淵修士的為難,三人會聯合起來,共同分擔壓力。

    “事情既然已經談妥,老衲就先行告辭了。”法照圣僧淡笑道。

    云痕子笑道:“法照道友,這極樂大師手中有一件天靈寶古佛缽,我等皆不是佛門中人,此寶也用不著,你且帶走吧。”

    法照圣僧兩眼一亮,笑的合不攏嘴:“哈哈,既如此,老衲就恭敬不如從命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法照圣僧就取走極樂大師身上的古佛缽。

    之后,法照圣僧也施展起了空間傳送術。他那長滿老繭的手掌朝著半空中的某處一拍,密集的佛光破開了空間,撕裂開一道金色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沈兄,玉瑤義妹,告辭!”神秀朝著沈浪和玉瑤兩人雙手合十,躬身道。

    而后他和法照圣僧一起進入了空間裂縫中,傳送離開了。

    云痕子淡淡道:“玉面道友,若無其他事,云某也帶徒兒離開此地了。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急忙道:“慢著云痕道友,我有件急事要和你商量,請隨我去寒舍一敘。”

    說完,玉面童子的目光轉向沈浪,道:“沈浪賢侄,你也過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沈浪恭恭敬敬的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云痕子和沈浪兩人跟著玉面童子走進了閣樓內,玉瑤怯生生的跟在了玉面童子身后,呼吸都有些急促,似乎顯得格外緊張。

    眼前的三層閣樓正是玉面童子和白薇圣女的居所,第一層即是大廳,布置的簡單精致,天花上吊著一尺來長的琉璃明珠,光線柔和。

    大廳中央擺放著一張白玉桌和幾張玉椅,云痕子和玉面童子坐上了玉椅,沈浪站在了云痕子身后。

    “沈浪賢侄,過來坐下,坐著說話!”玉面童子對著沈浪招了招手,異常客氣。

    “多多謝玉面師伯。”沈浪受寵若驚,總感覺玉面童子對自己客氣的有點過頭了。

    “瑤兒,你也別傻站著,過來坐!”玉面童子又把玉瑤喊了過來,讓她緊挨著沈浪坐下。

    玉瑤一語不發,為掩飾心中的難堪,她刻意和沈浪保持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從二層臺階口走了下來,端來了幾杯靈茶,遞上了桌,露出如沐春風般的笑意:“云痕道友,寒舍鄙陋,不要笑話。”

    云痕子搖頭道:“又不是來一次兩次了,你們夫婦二人就不用和云某說這種客氣話了。玉面道友,你喊云某和小徒進來,可是有事情要商量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”

    玉面童子看了看白薇圣女,又看了看玉瑤,面色尷尬,不知道該從何說起。

    玉瑤低下了腦袋,如坐針氈。

    白薇圣女見玉面童子半天不說話,白了玉面童子一眼,急忙對著云痕子道:“云痕兄,我們夫婦二人和你是生死之交,事情就不藏著掖著了。你徒兒既然和小女是結拜兄妹,也不是外人了,今日妾身就當著小輩們面問出來,你可愿意讓你徒兒沈浪迎娶小女玉瑤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云痕子大吃一驚,一向古井無波的面容難得露出驚訝之色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沈浪剛喝進去的靈茶差點沒有噴出來,喉嚨都嗆住了。

    “白薇道友,你不是在說笑吧?”云痕子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一本正經道:“當然不是在說笑,我和娘子就是這個意思。如果是云痕兄的徒弟,玉某還是信得過的。何況,小女也對沈浪賢侄”

    “爹!”玉瑤羞惱之極的嬌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玉面童子咳嗽了一聲,道:“總之,云痕兄意下如何?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